蒜薹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央行果然降准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专家预计将引导本月LPR下调【CICEE】

2022年11月24日 蒜薹财经网

央行果然降准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专家:预计将引导本月LPR下调

央行今日宣布3月16日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具体来看,央行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对此,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如期而至。3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3月13日,央行决定于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体现了特殊时期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下阶段,降准、降息仍然有空间,要把握好时间窗口,也可适时适度降低存款基准利率,进一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引导融资成本下降。

普惠金融考核达标行降准0.5~1个百分点

2018年,人民银行建立起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年度考核制度,对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占比达到一定比例的大中型商业银行给予0.5个百分点或1.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优惠。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包括农户生产经营贷款、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消费贷款、助学贷款、创业担保贷款、个体工商户经营性贷款、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的小型企业贷款、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的微型企业贷款。

据了解,考核对象包括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较大的农商行和外资银行。近期人民银行完成了2019年度考核,一些达标银行由原来没有准备金率优惠变为得到0.5个百分点准备金率优惠,另一些银行由原来得到0.5个百分点优惠变为得到1.5个百分点优惠,总的看,对这些达标银行定向降准了0.5至1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其中对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标准的银行释放长期资金4000亿元,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1500亿元。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有效增加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每年还可直接降低相关银行付息成本约85亿元,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直接支持实体经济。此次定向降准兼顾主动推动和事后激励,用市场化改革办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有利于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进一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分析, 此次定向降准是10号国常会会议精神的落地,主要针对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行业的复工复产。疫情期间,受防控停工的影响,大量中小企业经营和资金流转存在压力。加之疫情全球范围扩散,外贸企业正在和将要面临的外需压力也在加大。对这些企业加大流动性支持十分必要。

为何股份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央行公告中,特别提到了“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1500亿元。

为何特别提到了股份行呢?央行有关负责人指出,以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中型银行是我国银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考虑到去年人民银行已对符合条件的农商行和城商行实施过定向降准,此次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中所有大型商业银行都将得到1.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优惠。

该负责人进一步表示,为发挥定向降准的正向激励作用,支持股份制银行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同时优化“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框架,此次对得到0.5个百分点准备金率优惠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同时要求将降准资金用于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并且贷款利率明显下降,从而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等普惠金融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

“为股份行减负,既提升其支持中小企业的积极性,又化解和防范非对称降息推进过程中银行业内部潜在的”尾部风险“。考虑到银行业内部发展不平衡现象存在的长期性,监管的弹性应该进一步增强,部分监管指标可以体现出针对性和差异化”,唐建伟如是表示。

温彬指出,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进行了额外定向降准,不仅由于股份制商业银行体量规模较大,体制机制较灵活,在大型银行之外,是普惠金融服务的主力军,还因为本次定向降准中所有大型银行都将得到1.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优惠,去年也已对符合条件的城、农商行实施过定向降准,而当前股份制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偏高,因此,对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发挥正向激励作用,促进普惠金融领域贷款的投放,实现精准纾困。

事实上,3月1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曾指出,“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帮助复工复产,推动降低融资成本。”

在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分析看来,股份行额外降准主要原因可能有三个:在加大信贷投放过程中,股份制银行面临更大的可贷资金来源约束,而额外降准将直接提升股份制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与存款、公开市场批发融资相比,额外降准相当于为股份制银行提供成本近乎为零的资金来源,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激励这些银行下调对企业的贷款利率,符合当前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政策目标;与国有大行相比,股份制银行有更多中小企业客户,从这意义上讲,额外降准实际上也是一种支持中小企业的定向降准措施。

今年还有降准、降息的可能性吗?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搞大水漫灌,兼顾内外平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那么,今年还有降准、降息的空间和可能性吗?

王青指出,总体上看,伴随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落地,加之此次实施对股份制银行额外降准,当前监管层针对中小企业的定向支持力度在加大。不过,这也可能意味着短期内实施全面降准的概率在下降。

他进一步分析,综合考虑宏观经济降成本、控通胀及防风险等因素,我们认为当前存款基准利率存在0.25个百分点左右的小幅下调空间,上半年实施下调的可能性不大。这意味着下调存款基准利率会储备在央行的政策工具箱里,但短期内不一定马上动用。

在唐建伟看来,降准先于降息符合预期,货币政策未来维持稳健和灵活适度。他分析道,当前环境下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提升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积极性,降准效果可能优于调降存款基准利率。特别是在当前货币市场利率与存款市场利率之间的利差已经显著收窄的背景下,再通过降准来向市场投放中长期低成本流动性,可以起到一举三得的效果:一是可以直接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二是还能有效压低货币市场利率,继续压缩货币市场利率与存款利率之间的利差;三是货币市场利率走低还能够直接拉低银行与市场化利率挂钩的那部分负债的成本。通过持续的降准把货币市场利率与存款利率的利差压缩到基本为零时,就是推进存款基准利率并轨的最好时机。

温彬分析认为,当前正处于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发展的关键时期,仍然需要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预计本次降准将引导本月LPR下调5个bp。下阶段,降准、降息仍然有空间,要把握好时间窗口,也可适时适度降低存款基准利率,进一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引导融资成本下降。

广州家装电视墙

上海十强装修公司

上海家庭装修步骤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